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小说  »  异世法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异世法师

在白雪皑皑的群山中,一场追逐正在进行着。从人数上看,这是一场奇怪的追逐,因为这场追逐竟然是一个人大概180多CM高的年轻人,在追逐百余个身材壮硕、将近两米的大汉。年轻人一身白衣长裤,标准的贵族打扮。他有着一张英武、帅气的脸,令人一见就难以忘怀。配上他潇洒的步伐,绝对是能令贵族千金们心动的人。如果他愿意,无数贵族少女美妇都会愿意成为他夜晚的床伴儿。这个年轻人就是我——秦国世子、未来的秦国公华玄宗。
一剑刺出,眼前的一个浑身肌肉纠结的大汉就倒在我的长剑下。在他的身后,百余个一脸凶相的大汉正怪叫着扑向了我。对这些人,我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因为这些人刚刚洗劫了一个村子,全村的人都被他们杀光了。这群翻山来到秦国的北方草原异族,来的目的就是烧、杀、抢、略。遇到他们后,我该做的就是——杀!
以我如今相当于大剑师顶层的功力,外加上绝世的武功,即使是对上宗师级的高手也不会落了下风,何况是这些只会粗浅招数,只有少数人觉醒斗气的蛮族?如果不是为了练习自己剑法的火候,我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消灭他们。但是为了提升,我就让他们多活一会儿了。在我高超的步法下,这些蛮族在死了几十个之后,依旧连我的衣角都没有沾到过。在死了超过半数之后,这些蛮族终于明白到,即使是他们死光了,也不会对我有丝毫的威胁。心中恐惧的他们,背着抢来的金银财宝开始逃窜起来。
“想逃?你们以为我会放过你们吗?如果你们逃了,我做梦都会梦到那些惨死的村民们啊!”愤怒的目光中,我低声的说道。
话音落下后,我身体向前急冲,运起风神腿轻功的同时,挥剑向这些满手血腥的畜生斩去。于此同时,另一只手的手指剑气连发,每一道剑气都会至少带走两个蛮族的生命。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剩余的蛮族全都变成了尸体,倒在了天山山脉中。在我的战场的不远处,一群狼紧紧的盯着我,希望在我离开之后享用这顿美餐。如果我走的稍微晚点儿,尸体的余温退去后,他们就没有办法享用了。
对于这些狼,我还是不介意给他们享用畜生尸体的。几个起落离开之后,狼群立刻飞扑了下来。随着他们进食的同时,一阵阵雪花飘落了下来。
“六脉神剑和独孤九剑的火候的差不多了,现在的我即使是对上宗师级高手也能一战了吧!”我一边向不远处群山中隐约可见的一座大型军寨疾驰、一边低声的说道。
一刻钟之后,我来到了军寨大门前。在军寨的大门上,清晰的写着“天狼寨”三个大字。看到我之后,看守寨门的士兵远远看到我后,立刻大声的喊道:“世子回来啦!快开门!”
随着大喊声,坚固的合金配合着魔法加固的大门缓缓打开。当足够一人通过之后,我也到了门前,然后快步的走进了这座平时有着五万将士驻扎,足够容纳二十万人的军寨。在通往军寨大厅的路上,士兵们不停的向我敬礼,在他们的眼中,有着毫不掩饰的敬仰。
我很清楚,士兵们对我的敬仰原因很多,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来到边关之后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另一个就是我是妈妈和父亲的儿子。在秦国人心目中,母亲和失踪十年的父亲永远是他们最敬爱的人。
在这几年里,我按照前世的一些记忆,对于妈妈提了一些建议,改组了秦国境内的一些行政机构,令行政更有效率,官员受到更多的监督,使秦国境内的国民们得到了更多的好处。现在,秦国已经是大汉境内,民众生活水平最高的领地了。也正因为如此,秦国的国民暗地里已经把妈妈当成女神一样崇拜了。
当我快步来到天狼寨议事大厅的时候,身为天狼寨主将、年以四十的大哥华玄英正在和手下的几个将军们说话。发现我进来之后,立刻就和我打了招呼。他并没有问我那群满足的结果,我回来了,这就是答案。
“玄宗,你到里面去吧!你嫂子在做饭呢!”大哥对我说完后,轻声的对我说道:“小子,已经十天了,到现在你还没有成功推倒你嫂子,你情圣的名声可是要留下污点啦!”由于房间里的都是大哥的心腹,所以他根本不担心消息外泄。
“世子殿下,拜托你快点儿成功吧!大公子最近总是找我老婆,现在我和我老婆肏屄的时候,她总是埋怨我没用,说我比不上大公子。再这么下去,我老婆就要给大公子当小妾了。”一个将领一脸无奈的向我抱怨道。
“韩将军,你有什么好抱怨的?自从我大哥去你家后,去你们家的男人不是少了很多。我大哥一个人给你戴绿帽,总好过一大堆人给你戴绿帽吧?”我笑着答道。
这个韩将军是天狼寨最有名的将军,不过他有名不是因为他优秀的指挥能力和力量,而是因为他“绿帽将军”的外号。由于年轻时候玩儿的太过,婚后不久就有了阳痿早泄的毛病。他风骚漂亮的妻子干脆就敞开了门生活,只要男人想,她就给肏。这些年已经不知道给韩将军带了多少顶绿帽子。一年前的时候,大哥成为了天狼寨的主将。由于大嫂性格不但保守,而且在床上也非常不会伺候男人,大哥就成了韩将军家的常客。
在秦国北方,有一个不成文的风俗,男人要是没能力满足自己的妻子,那就不能阻止妻子找男人。虽说北方的女子以性格彪悍、作风大胆出名,但嫁人后还是会顾及丈夫的面子,不会明目张胆的找男人,即使是有喜欢的男人也只会瞒着别人偷情。如果嫁了一个鸡巴不行的男人,她们依旧会照顾丈夫孩子,但是她们的骚屄可是会对所有看得上眼的男人敞开。
我的话令韩将军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对我展开了反击说道:“当心大公子肏别的女人上瘾,以后对未来的大公妃出手。”
在秦国的军营里,将士们的关系很好,只要不是正式场合,开玩笑很正常。如果换成重视礼仪的宋国或者其他威权贵族,手下这样的话绝对会受到惩罚。
“如果我大哥有意,天天去我房间找我老婆又如何?只要他有意,即使是让我未来的大公妃怀上他的孩子也没关系。”我嘴角微扬的说道。
说完之后,我转身就向里面走去。在我离开的时候,身后一位身材健硕的将领用羡慕的声音对大哥说道:“大公子,世子这么说根本就是把未来的老婆送到您床山啦!我们真是羡慕死您啦!”
很清楚华家诅咒的大哥,明白我的话没有半点儿虚假。知道我心中爱人是谁的他,眼中期待的向往着我和天颖成亲的时候。
对于身后的对话我没有在意,离开大厅之后,我就向后面大哥和大嫂的住处走去。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一阵扑鼻的菜香传来。快步走到厨房后,我看到一身简洁白色贵妇居家装的大嫂正在为我和大哥的午饭忙碌着。
大嫂虽然已经是年近四十、有一个十六岁儿子的熟妇,但是却有着一张清丽的面容。她性格温文尔雅、容易害羞,即使是寨里那些老粗的军人们在她面前也会努力不说脏话。即使是面对妈妈也敢调笑两句,用色眼窥探露出美肉的他们,也不会再大嫂面前说淫话。因为大嫂姓宋,因为她是和楚国宋家的二小姐。
在秦国,长公子正式成亲的不多,原因国民们不清楚,但是家族的核心成员们却明白。不过大哥却结婚了,而且娶的还是宋家的小姐。大伯最初是反对的,不过最后在爸爸和妈妈的支持下,二十二岁的大哥和二十一岁的大嫂还是结婚了。那年,我刚刚两岁。
大嫂是宋家家主的二女儿,按照宋家家风,她这个家主女儿应该是处女。但是大嫂却不是,她不是处女的事儿贵族阶层很多人都清楚。因为在二十岁那年,大嫂被一群拜占庭帝国还有汉帝国境内的联合流寇所擒,然后她的恶梦开始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里,她被几百个男人轮奸了。如果不是宋家信奉生命女神,她已经自杀了。
流寇们最初抓住大嫂的时候,并不清楚她的身份。只知道当时有着剑将实力的大嫂杀了他们很多人,他们要报仇。在玩弄了大嫂几天之后,他们从大嫂身上的一块儿玉佩猜到了她属于宋家。然后,他们向宋家要了赎金。不过还没等他们收到赎金,就被刚刚从皇家魔武学院出来、带着华家家将们游玩儿的大哥给消灭了干净。
大哥救下大嫂后,立刻被虽然经历过残酷凌虐、但是却依旧保持着清丽脱俗气质的大嫂迷住了。经过近一年的追求后,大嫂终于成为了大哥的妻子。在成亲的初期,来到华家的大嫂心中总是有着“自己很脏”的自卑情绪。在爸爸、妈妈、大伯还有其他人的鼓励下,她渐渐重拾了自信,开始渐渐有了笑容。对华家,她有着真心的归属感,因为华家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在家里的女性中,照顾我最多、令我最尊敬的是母亲。如果再找的话,那么无疑就是大嫂了。母亲不在的时候,几乎全是大嫂在照顾我。母亲那高贵、强势、带着压迫感的气质令我着迷,大嫂那温文尔雅、知书达理的性格也令我由衷的喜欢。在侄儿出生之前,大嫂几乎是把我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养了。
大嫂的气质不但我喜欢,任何男人都会心动。自从嫁到家里后,就一直有男人勾引她。自认情圣的贵族、健壮的将领,都曾追求过她,不过全都被大嫂以无可挑剔的贵族礼节拒绝了。自从嫁给大哥后,只有三个男人和她亲近过。一个是已经失踪的爸爸、一个是她和大哥十六岁的儿子、还有一个就是我。
看到厨房里的大嫂的背影后,我无声的来到她的身后,然后把她轻轻的拥在了怀里。于此同时,我一手按在她的胸前捏着高耸的乳房、一手探进了她的胯间隔着长裙揉搓她的阴户。虽然我表现出了色鬼的样子,不过那些色中老手和经验丰富的女人一下就可以看出来,我的经验绝对不丰富,因为我的手法差的很。
“嗯~~~~小宗,不要!嫂子……在做饭呢!”伴着急促娇喘的声音从嫂子的嘴里传出,这声音听在任何男人的耳里,都是更加强烈的诱惑。
“嫂子,你就不要拒绝了,大哥都支持我,你为什么还要抗拒呢?”无视大嫂的抗拒,我轻声在她耳边说道。
“小宗……求求你,嫂子不想背叛你的大哥,嫂子……以后的生命中,只想有你大哥一个男人!”
语带恳求的哀切声音,令我怎么都无法狠下心来继续。和前几天一样,在嫂子哀求下,我停手了。
“唉……”
一声叹息之后,我的手从嫂子的胸前和胯间移开。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嫂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我没有察觉的失望。
“嫂子,我……就要回家了。然后,我就要去天京城,大概很久都不会回来了。可能的话,我不想留下遗憾。”我轻声的在嫂子的耳边说道。
听到我要离开之后,嫂子并没有惊讶。因为我要去皇家魔武学院就读的事情并不是秘密,家里的人已经都清楚了。这次来边境的天狼寨,虽然有增加实战经验的心思,但是更多的还是为了能让大嫂帮我告别处男,因为我可不想随便找一个女人告别第一次。
“小宗,你……为什么找大嫂?这些年主动给你的贵族千金那么多,你为什么不找她们?”大嫂一脸疑惑的问我道。
“我希望我的第一次能给喜欢的人,大嫂,从小除了妈妈之外,你是照顾我最多的人。如果可能的我,我真希望你是我第一个女人呢!”我低声在大嫂的耳边说道。不过,着只不过是原因的一部分,还有最主要的原因我没有说。
“能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吗?从小你就非常尊重大嫂,绝对不会突然对大嫂有了欲念!”大嫂认真的对我说道。
看着大嫂脸上认真的神情,我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然后说道:“我……修炼武功遇到了瓶颈。想要突破……只能把心中压抑的欲念发泄出来。这些年我一直对大嫂有想法……”
听到我的话后,大嫂轻轻的把我拥在了怀里,然后低声说道:“小宗,虽然我不知道你修炼的武功是什么,但是大嫂也是练武的人。如果是要满足欲念才能突破的瓶颈,那么一定要是心中最强烈的欲念吧?但是,你心中的欲念真的是大嫂吗?如果是,大嫂不介意打破自己暗中所发的誓言,把自己给你。但是你问问你自己,你心中最渴望拥有的女性是谁?”
大嫂的话说完,我的身体忍不住一震,一张成熟美丽、带着果敢英姿的面容浮现在脑中。大嫂说的不错,我心中最大的欲念不是她。之所以找她,就是因为我希望能在她身上找到那个人的影子。以为那个人我敬仰、爱慕、根本不敢亵渎。虽然曾经暗地里幻想过很多,但是真的到了那个人面前,我什么都不会、也不敢做。因为那个人是我敬爱的母亲,是我从小养大我、宠我、爱我、给我了我一切的母亲。
我的性癖好奇怪,如果要满足我的欲念,必定会颠覆母亲现在的形象,还会令母亲做很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让母亲做违心的事情,我的良心不允许。只要想到母亲有可能因为我的欲望而难过,即使是明知道她不会拒绝我的要求,我的心里也会抗拒。
“大嫂……对不起!把你当成了妈妈的替代品。”我在大嫂的怀里低声的说道。
“傻小子,干嘛道歉?能给婆婆当替身,我可是很骄傲的!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如果能和婆婆比较,那都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大嫂轻声的对我说道。
“在大哥的心中,大嫂是能和妈妈比较的女人呢!”我笑着说道。
“所以大嫂决定余生只会有他一个男人。”大嫂低声的说道。
“即使那不是大哥希望的?”我笑着回问大嫂道。
“那个坏蛋!人家下定决心只有他一个男人,他却总是给别的男人创造机会。为了给你机会,他已经十多天没碰我了!”大嫂不满的说道。
看到大嫂不满的样子,我忍不住轻笑出声,把她拥在怀里之后,一边使劲儿揉搓着她的丰臀、一边说道:“因为大哥爱你啊!他不希望大嫂你心中残留着过去的阴影,你知道吗?即使是和别人礼节性跳舞的时候,大嫂你的身体也忍不住轻轻的颤抖。每次看到你恐惧的样子,大哥眼中都会露出心痛的神情。所以他经常带好男人介绍给你,总是给诱惑你的男人机会。因为他希望你不再恐惧男人、希望你能做个快乐的女人。”
“大嫂,你知道吗?大哥曾经对我说过,如果你能够快乐、走出阴影,即使是变得像罗家女人一样,他也不在乎。在他心中,大嫂你做个快乐的骚货她会开心、你做个生活在过去阴影里的女人他会难过。你的快乐比他的颜面、得失都重要得多。所以,你就尝试一下吧!给大哥、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吧!华家不是宋家,有一个淫荡的老婆不会丢人的事儿。”
一句句关切的话从我嘴里传出,听在大嫂的耳里。我说的这些事情她不是不知道,但是从小的教育令她根本不敢越过那条线。这些年来,大哥不是没有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每次感受到大哥的爱意之后,她心中就更是坚定了一辈子做贤妻良母的心思。现在,这样的话从我这个大力揉捏着她丰臀、并一点点撩起她长裙的小叔嘴里说出,她心中原本坚实的堤防出现了松动。当我撩起了她的长裙,伸手按上了她保守的内裤后,我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大嫂,穿成这样,难怪大哥最近总是去找别的女人。你要是不改变自己,可是要变成‘闲妻凉母’了呢!”
我的话音落下后,大嫂的脸立刻就红了,然后她低声的在我耳边说道:“我……该怎么办?”
听到大嫂的话之后,我知道她原本坚不可摧的心理防线已经松动起来。一边揉捏着大嫂性感的丰臀、一边在她耳边轻声的说起来……
在宽敞的餐厅里,我、大哥、大嫂三人一起吃着丰盛的晚餐。在餐桌上,大哥的心思完全不在丰盛的晚餐上,食不知味儿的他,眼睛一直盯着他对面儿、我身边的大嫂看。此时,大嫂身上穿着以往绝对不会穿在身上的性感衣服——一身低胸、露背、高开衩的晚礼服,坐在我的身边、大哥的对面。
在我的建议下,大嫂穿上了这件大哥很久以前级希望她穿的晚礼服。在她的衣柜里,还有不少更性感大胆的衣服,只不过现在的她还接受不了。即使是这件衣服,她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穿在身上的。大嫂穿上这件衣服之后,心情就一直非常的不安,因为她不知道大哥能不能接受她这样的打扮。当大哥回家之后,一脸呆愣的看着她,久久不能回神之后,她的心立刻放了下来,脸上也慢慢有了自信的笑容。
坐在一身性感打扮的大嫂身边,我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揩油着。一会儿捏她丰满的奶子、一会儿轻抚她的裸背,有时候还把手伸进她的胯间,隔着性感的蕾丝内裤揉捏她的阴户。当着大哥的面儿这样做,大嫂起初有点儿紧张。不过在发现大哥不但不生气,反而表现的很兴奋之后,她就渐渐放开了。随着思想的放开,大嫂的胯间开始慢慢的流出淫水儿来。当我们吃完饭的时候,她的眼中已经露出饥渴的神情看向了大哥。
看到大嫂饥渴的样子,大哥也非常的兴奋,不过我此时却悄悄传音给了大哥,提出了一个令他兴奋不已的要求。下人们收拾好餐桌离开之后,大哥温柔的把大嫂揽进了怀里,然后轻声的在她耳边说道:“碧莲,我和众将有约,让玄宗陪你吧!他……就要走了,希望你能把握机会。处男……可是很少的!”
大哥的话令大嫂的脸立刻红了,使劲儿掐了大哥一下后,然后娇嗔道:“坏蛋!人家才不会……嗯……”
轻吟声中,大哥的唇吻在了大嫂的唇上,唇舌纠缠了一会儿之后,大哥在大嫂的丰臀上轻拍了两下说道:“不要拒绝,至少今晚给玄宗一个机会吧!”
温柔的语调加上深情的目光,大嫂原本就已经有些松动的心防再次受到了冲击。拒绝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一声轻叹之后,大嫂再次说出了两个字“坏蛋!”
一个女人,如果同时受到老公的纵容和亲近男人的追求,是很难再保持贞洁的。我在十天左右的时间里,就做到了那些所谓的情圣们二十几年都没有做成的事儿。当大哥离开之后,我再次把嫂子抱在怀里的时候,嫂子没有像以往那样表现出来抗拒,而是一脸哀求的看着我。看到她的神情,我不清楚她是因为身体的饥渴而求,还是在恳求我不要再让她继续堕落,我只知道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大嫂要再次鼓起勇气不知道要过多久。
我的手沿着大嫂修长的美腿向上探去,当我的手缓缓的拉下她的蕾丝内裤时,她只是象征似的抵抗了一下,然后就任由我把她的内裤拉到了臀下。伸手按在她的阴户上,生平第一次直接触摸到女人阴户的我,呼吸忍不住的急促起来。
“嫂子,你这里好滑啊!流了这么多水,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我低声的在嫂子的耳边说道。
“小宗,嫂子求你了,别再这么折磨嫂子了。嫂子……好难受!”嫂子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道。
看着嫂子复杂的神情,我轻声的对她一笑然后说道:“嫂子,我带你去看点儿好东西。”说完后,我从她的胯间抽出手,然后拉着她就向外走去。
虽然外面很冷,但是这样的温度对我还有嫂子这样的高手而言,并不算什么。被我拉着的嫂子,夸间的内裤并没有穿上。裁剪得体的礼服下,可以清楚的看出嫂子内裤被褪到臀下的样子。被我拉着的嫂子,微微挣扎着。虽然天已经黑了,但是如果离得近,依旧可以清楚的看到嫂子性感的打扮。性格保守的她,并不希望被我和大哥之外的人看到。
“小宗,快放开嫂子,我……”
“嫂子,你要是不听话,我可是会在这里脱你的衣服哦!”我一脸坏笑的打断了嫂子的话。
我的话说完后,嫂子立刻不再说话了。在她的脸上,满是羞涩和嗔怪的神情。拉着害羞的嫂子跑了一会儿之后,我们一起来到了我在天狼寨的住所前。此时,一阵阵夹杂着男人兴奋的低吼、女人骚媚浪叫的“啪啪”声不停的从里面传出。听到里面的声音后,嫂子立刻明白我要带她看的‘好东西’是什么了。
“你……你这小坏蛋,怎么带嫂子看这个?放开我,我要回去了!”嫂子一脸羞红的对我说道。
面对嫂子的羞涩,我嘴角轻扬,拉着她就趴在屋子的窗户上向里面看去。在她双手撑在窗沿儿上的时候,我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身体,把她固定在了窗前。
“嫂子,好好看看里面,很精彩哦!那里面可是有你的好朋友哦!”我一脸坏笑的在嫂子耳边说道的同时,双手在又在她的身上揉捏起来。
被我揉着乳房、搓着阴户的嫂子,很快就受不了的从嘴里发出了一阵阵浅浅的呻吟。原本闭着眼睛不去看里面的她,在我的诱惑下,最终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里面。
“啊!怎么会是她?”嫂子嘴里发出了惊讶的轻叹说道。
在我的住所里,被我的近卫秦兴压在身下大力肏干的,是大嫂在天狼寨里的好友。和大嫂一样,她原本也是以贞洁出名的女人。此时,这位成熟的美女正双腿盘在秦兴的腰上,任由他粗大的鸡巴在骚屄大力的抽插、肏干着。秦兴那足足有27CM以上的鸡巴,像打桩似得在她的骚屄里一次次打得插进抽出,“啪啪”的声音中,女人的阴户已经被撑到了极限。这样的情形已经够淫靡了,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女人的身边,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正赤裸着身体躺着,一脸满足神情的她,正看着女人被肏干。从她和女人相似的面容看,任何人都会猜出她们母女的关系。没想到秦兴这个家伙竟然在玩儿母女花。
“大嫂,你的好朋友和你一样,可是压抑了很久了。秦兴把她的女儿拐上床之后,很快就在她女儿的帮助下让你的好友臣服在胯下了。”我一边说、一边伸出两根手指在大嫂的阴户中探索起来。
“这怎么可能?她不是这样的女人啊!小宗,老实告诉大嫂,你们是不是强迫了她?”大嫂在我身体里扭动的同时,发出了最后的抵抗。虽然她已经从里面女人的反应看出来她是自愿,但还是做出否定。
“对于一个丈夫多日不回家的女人,我们需要强迫吗?大嫂,你知道吗?自从七天前被秦兴弄得她高潮连连之后,她在床上彻底的放开了。现在,原本很久没有碰过她的丈夫天天都要肏她呢!在她的心里,可是非常感激秦兴的,要不然也不会和亲生女儿一起伺候他了。”
在我说话的时候,大嫂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床上肏屄的两人,她的眼睛看着秦兴那足以令任何女人求饶的鸡巴在女人骚屄里抽插的情景,嘴里不停的发出娇喘声。此时,我已经清楚的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饥渴,因为她的腰肢已经忍不住的扭动起来了。
“再怎么样,也不能和女儿一起啊!”大嫂低声的说道。
听到大嫂的话后,我知道她的心里已经不再抗拒,只是还没有办法立刻拉下脸而已。
“大嫂,你和大哥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主动过吧?现在大哥也很少和你亲热了吧?你认为是大哥不爱你了吗?”我一边说、一边从胯间掏出了挺立的鸡巴,然后轻轻的在大嫂的阴户还有臀缝间摩擦起来。虽然没有实战经验,但是前世看AV的经历,令我有着丰富异常的理论知识。就连秦兴的不少技巧都是在我的建议下学会的。
“不!你大哥绝对是爱我的!”大嫂毫不犹豫的否认道。
“那你认为大哥为什么不碰最爱的你,而是去找其他的女人呢?”我轻声的问道。
听了我的问话后,大嫂无法回答,因为她很清楚,原因出在她自己的身上。
“满足妻子,是丈夫的义务。同样,满足丈夫也是妻子的义务啊!大嫂,你……很久以前就已经为了自己所谓的名声放弃了自己的义务,令大哥无法从最爱的女神身上得到男人的快乐。我希望你能从今天起,心甘情愿的放弃自己多年来不必要的坚持,做一个能满足自己丈夫的女人,好吗?”我轻声的在大嫂的耳边说道。
第一次被点出自己“缺点”的大嫂,听了我的话后呆愣了一会儿,然后低声的说道:“我……是个为了自己的名声,忘记了心爱丈夫感受的女人吗?”
“不错!但你是在被灌输了错误观念之后才会这样,所以,从今天开始改正,做个大哥希望的女人吧!”我低声在大嫂耳边说道的同时,并拢了大嫂修长白嫩的美腿,然后用挺立的粗大鸡巴在大嫂的腿间抽插起来。
我并没有把鸡巴插进大嫂那早已经准备好迎接抽插的阴户,因为我希望把自己的第一次给那个我幻想了多年的女性、我的亲生母亲。双手抱着大嫂性感的丰臀,我快速的在大嫂双腿还有阴户组成的三角地带中抽插着鸡巴。随着鸡巴的抽插,我的小腹不停的撞击在大嫂性感的丰臀上。在一次次“啪啪”的撞击声中,大嫂的丰臀掀起一阵阵诱人的臀浪,令我更加兴奋的抽插起来。
此时的大嫂已经被我的行为折磨的快发疯了,阴户的摩擦令她无比的饥渴,迫切打得需要粗大的鸡巴填满她的空虚。但是我却无论如何也不插入她饥渴的阴户,这令她心里难受极了。难受的她,趴在窗沿儿一脸羡慕的看着屋里的好友。她一脸淫浪享受胯间鸡巴肏干的样子,令大嫂嫉妒极了。
“啪啪啪啪……”不知道是我撞击大嫂屁股、还是秦兴肏熟女骚屄的急促声音回响着,在一阵阵令我兴奋不已的娇喘声之中,大嫂生平第一次发出了邀请。
“小宗,别再折磨大嫂了。求求你,给大嫂好吗?”大嫂语调颤抖的对我说道。
“给你什么?给你哪里?给我说出下贱的名称,你不说我可不知道哦!”我一脸坏笑的对大嫂说道。
“我……我……”性情保守的大嫂,怎么可能说出‘鸡巴’‘骚屄’这样的字眼儿?在饥渴中,嘴巴不停的张合着,眼中满是祈求的回头看着我。
虽然心中饥渴极了,但我还是忍着欲望没有肏大嫂。就在我逗弄大嫂的时候,屋里的肏干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在秦兴狂风暴雨似的大力肏干中,他身下的成熟美妇不停高声嘶喊着,承受秦兴粗大鸡巴打桩似肏干的同时,骚屄连连向上挺动迎合着。一声声嘶力竭的高声嘶喊后,美妇紧抱着比她还要矮的秦兴,身体不住的痉挛起来。在将近三分钟的痉挛之后,美妇翻着白眼儿仰躺在了床上,浑身酥软的任由秦兴进行着最后的大力肏干。
在窗前看着的大嫂,自从女人高喊开始就一脸羡慕的看着。多年来,她只有在流寇们的春药刺激下达到过这样的高潮。虽然她很想忘记,但是身体痉挛着达到高潮的感觉,却怎么也无法忘却。现在,流寇们的脸早已经消失在记忆中,但是那极度的快感却一直埋藏在心底。自从婚后,大嫂从来没有主动过,即使是大哥令她舒畅至极,她也不敢有剧烈的回应,就是怕自己回想起那极度的快感。那感觉……实在是太令她陶醉了。任何人都不知道,在极度的快感之后她说了多么淫荡的话。也正是因为怕自己在别人的奸淫下也会那么淫荡、无耻,所以大嫂才坚决的拒绝任何靠近自己的男人。
“啊~~~~大嫂!我射啦!”一声大吼之后,在三角地带摩擦着鸡巴的我,发出了兴奋的喊声,然后大量的精液就喷射而出,然后落在了墙壁上。
我的射精令大嫂的眼中浮现了失落的神色,不过她很快掩饰住了。当她以为这样就要结束,而想要穿上内裤的时候,我横抱起她欲求不满的身体,在她的挣扎中踹开门走了进去。
“秦兴,又有美女来啦!这次你可要用浑身解数伺候好了!”把大嫂放到床上的我,笑着对秦兴说道。
看到我怀里的人是谁之后,秦兴的眼中闪过兴奋的神采,我怀里的人,将是他自破处以来肏过的最美、最高贵的女人。虽然他肏过的女人极多,但是能和我怀里女人比较的还一个没有。虽然我曾经告诉过他,以后帝国公主也会是他的女人,但是毕竟还没有真正得到不是?
“主人,您放心,小人一定让大少夫人满意。”秦兴一脸兴奋的答道。
说完之后的秦兴,一脸兴奋的扑向了大嫂。但是当他刚刚来到大嫂面前的时候,他立刻停在了大嫂的面前,然后尴尬的退了下去。
“大少夫人,对不起!小人这就走!”说完之后,他拉着两个刚被他肏完、衣服还没有穿好的两个女人向外走去。
当我正对秦兴的反应感到奇怪的时候,大嫂抬头看向了我,看到大嫂此时的目光,我明白了秦兴为什么退了出去。虽然好色、喜欢玩儿女人,但是秦兴可不是不顾女人感受的恶徒,以前他肏过的女人哪个都是自愿的,凡是坚决不从的,他都不会碰。此时的大嫂就绝对不会给他肏,抬头看向我的大嫂,眼中充满了失落和自责的神情,刚刚被我挑逗起的情欲完全消失了。
“大嫂……对不起,我……”看到大嫂如今的神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心中绝对不想给其他人肏。想把她交给秦兴的我,无疑深深的伤害到了她,为此,我决定真心的道歉。同时,我也明白,大嫂好不容易踏出的这一步,因为我的错误再次退缩了回去。
“小宗,你不用道歉,大嫂没有怪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能放开,是为了我着想。”大嫂低声的说道。
“可是……还是让你伤心了。而且,你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我低声的说道。
“啪”一个巴掌轻拍在我的脑门儿,然后大嫂轻声的说道:“傻瓜,大嫂只是……不想给你之外的人……等你达成心愿后,再来找大嫂好吗?”
听到大嫂的话之后,兴奋的神色在我眼中一闪而过,紧紧的把她拥在怀里后说道:“大嫂,你的意思是……我……我还可以?”
“只要你不再把我送人就好!”大嫂娇嗔着说道。
“我……我是怕满足不了大嫂,所以才找个厉害的男人嘛!大嫂,你真的不试试?秦兴可是很厉害的!”我大方的向大嫂推荐着秦兴。
“再说下去我就真的生气了。你这小坏蛋也不知道脑袋里是怎么想的,怎么喜欢把找你的女人送给别人?以前你是功法原因,现在怎么还这么做?嫂子我告诉你,以后要是真和天颖在一起的时候可别这么做。你也不是不知道她的事儿,你要是那么做,大概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大嫂一脸严肃的叮咛道。
大嫂的话就像是一桶凉水浇到了我的头上,一直想着做绿帽丈夫的我,完全没有去想过天颖能不能接受。虽然大汉帝国的公主性子风骚的有不少,但是天颖绝对不是其中之一。在这几年里,天颖所做的事情全都表明,她是一个高傲、贞洁的公主。
两年前,她曾经指挥边关少数兵力战胜光明帝国一倍以上的军队。还曾经在游学时判决了三个鱼肉百姓的贵族,其中有一个在自己领地内实行初夜权的贵族,更是被她亲手斩杀。在她来秦国游学的时候,即使是对男友,她也没有让对方得逞,这样的她怎么可能做一个淫贱的女人呢?如果知道我的欲望,她……会接受我吗?
难道我只能压抑着真正的自己和天颖生活吗?难道我不能把真正的自己表现给天颖看吗?想到这里,我的心中不禁有些意兴阑珊,刚刚心中升起的欲火立刻减弱下来。穿越一次的我,难道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欲望活着?
“小宗,你怎么了?”大嫂看着有些消沉的我问道。
“大嫂,如果……如果我是一个喜欢老婆被人肏的男人,你说天颖会接受我吗?”我有些忐忑的问大嫂道。
我的话令大嫂一愣,她实在是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在大汉帝国中,把自己的老婆送给别人肏的事情很多,但是这样事情发生的原因,几乎都是下属为了巴结上司、或者犯了事儿的人为了逃避惩罚的贿赂。但是嫂子是在是想不到,我这个地位高贵的未来秦国大公爵竟然会有这样的倾向。
“你……是说真的?”大嫂呆呆的问道。
“嗯!不只是天颖,凡是我喜欢的女人,我都希望她们是淫妇。就连……就连妈妈也是一样。我……很想妈妈也变成一个淫贱的女人!”我轻声的说道。
“这……就是你一直压抑着的真正欲望?不只是想和婆婆……”大嫂有些羞涩的说不出接下来的话了。
“……不错,这就是我真正的欲望。如果可能的话,我……好想看妈妈和天颖一起淫贱的样子。”我语带落寞的说道。
“这个……我帮不了你哦!如果你只是想和婆婆……那个,婆婆应该会答应,但是如果是这样的欲望……真是的,怎么有人会有这么怪的欲望?”大嫂嗔怪的白了我一眼说道。
“嘿嘿!我的好大嫂,难道你没发现?我的大哥……也是和我一个愿望哦!你以为他每次给别的男人机会,真的只是为了让你走出阴影吗?作为同类,我可是早就发现了他心底里隐藏的真正欲望哦!”我一脸坏笑的对大嫂说道。
听到我的话后,大嫂呆愣了一会儿,然后一脸火大的对我说道:“小坏蛋,再怎么说你也不应该这么说自己大哥啊!他才不会是……”
“玄宗说的是真的!”没等大嫂说完,大哥就在门外传音给我们道。
大哥的声音响起之后,房门就被他轻轻的推开。来到一脸不知所措神情的大嫂面前之后,他一脸忐忑的握住了大嫂的手,然后低声说道:“碧莲……我……我……”
看到一脸忐忑的大哥,还有不知所措的大嫂,我悄然的离开了。两人会的谈话会有什么结果我很清楚,深爱着大哥的大嫂绝对不会因为大哥的特殊性癖而轻视他,她会继续爱大哥,即使是为了大哥的爱好而放弃多年的坚持也不意外。大哥更是会爱大嫂依旧,当大嫂接受他的一切后,他会对大嫂更好。无论大嫂是否会满足他心中的欲望,他都不会离开大嫂。
心中默默祝福大哥和大嫂的我,来到了山寨空旷的校场上,一边想着大嫂刚刚的话、一边患得患失起来。
“即使是知道大哥心中的愿望,大嫂也不会离开他,因为他们有多年的感情、因为他们深深相爱。但是我呢?如果天颖知道我心中的欲望,她会如何看我呢?大概……会鄙视我,连见都不愿意见我吧!”我心中落寞的想到。
越想越烦的我,抽出了腰间的长剑,然后在校场中尽情的挥舞起来。我至今所学的剑法一一使出,在纵横飞散的剑气中,我的身影慢慢隐匿其中……
第二天清晨,我和秦兴骑上有着魔兽血统的极品宝马,一脸笑容的挥手和相处了十天的天狼寨众将、以及大哥大嫂告别。看着亲昵相拥的大哥大嫂,我知道完全坦诚的他们已经更加的恩爱了。在为他们祝福的同时,我的心中又有些嫉妒。
拒绝了大哥的相送之后,我带着秦兴拍马向秦国的国都。此时,我的心中各种想法掺杂,生平第一次迷茫了。因为,我现在要做的事情是玩弄我最尊敬、对我最好的女性。为了我自己的欲望令她蒙羞,我真的该这么做吗?即使是有着救父亲这个大义的名分,我这样做就对吗?

西京城是秦公国的首府,是一个有着四百万常驻人口的大城。虽然人口众多,但是西京城的治安良好、人民生活富足,这一切都归功于秦国良好的国策。每个秦国人提起秦国近两代的统治者,没有一个会说坏话。这些年里,曾经有过不少国外间谍想在秦国散步谣言,但是每当他们刚刚造谣,就会被民众自发的捉出来。在西京城里,任何人说华家的坏话都会被所有人群起而攻之。
自从十年前和拜占庭帝国的战争之后,秦国的实际统治者就成了前大公爵的夫人、大公妃梅若雪。在秦国,梅若雪的名声除了女神的名号之外,再也没有女人能超过了。她名望的由来除了因为她的美貌之外,还因为她为国家做了太多的好事了。在西京城,夫妻吵架原因排名第一的就是她。原因就是很多见过梅若雪的男人夜晚做梦的时候会喊着她的名字。而女人们生丈夫气的原因不是他们念了其它女人的名字,而是亵渎了她们心中的偶像。在西京女性们的心中,梅若雪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偶像。
西京城的男人没有再脑中幻想过梅若雪的只有一种人——瞎子。他们对梅若雪的幻想到了什么程度,只看西京城家家妓院的红发女子都是头牌儿就清楚了。在这十年里,每个男人心中最大的幻想就是能成为失去丈夫的大公妃身边的男人,当然,他们也只有梦中才能实现这个愿望。每当梦醒的时候,他们都会祈祷“希望大公妃能和华将军在一起。”
人们口中的华将军就是大公妃丈夫的大哥,十年前拒绝了大公爵的位置,甘愿做世子辅佐人的华忠书,现在任职秦国三军总帅、西京城守备司令官。虽然每个男人心中对梅若雪都有幻想,但是秦国人心中都认为,除了华忠书之外,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娶完美的大公妃。
时间已经是深夜,秦国人心目中那个完美的女性正在自己的书房里,在魔导灯下看着一封信。成熟完美的诱人身体包裹在半透明的睡袍之下,美丽成熟的面容有些羞涩的拿着边关通过魔导通信送来的文书。看过书信后的绝美容颜,由于害羞泛起了诱人的红色,和她火红的头发相映成辉、异常的诱人。如果她现在羞涩的神情被民众们看到,那么迷恋她的人绝对会更疯狂。
“……妈!小弟的欲火已经压抑了多年,对他的身体和心里影响都不小。虽然我知道这样说有点儿怪,但是您能够看开一些。因为太尊敬您,小弟他绝对不会主动提出,但是……我希望您能主动些!”
梅若雪看着手里来自大儿子的信笺,心情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虽然不是贞洁烈女、虽然不是没有做过淫乱的事儿,但是信上的内容实在是太过羞人了。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信上的内容,梅如雪鸵鸟的想要把自己藏起来。拿着信已经看了快两个小时了,如何选择也早已经决定好了。但是心中的羞意却怎么都无法消失,如果没有人能鼓励自己,她感觉自己根本没有那个胆量去实行那个决定。毕竟……那是和最爱丈夫的亲生儿子啊!
就在梅若雪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身材健硕魁梧、面容刚毅的男人走了进来。看到男人之后,梅若雪本能的把书信藏在了抽屉里,然后努力压抑了心中的羞涩后迎了上去。
“中书,你怎么来啦?这么晚怎么还不睡?”
梅若雪边说边起身,但是来人却没有给她起身的机会就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再次坐在了椅子上。
“你不睡,我怎么睡的着?告诉我,什么事儿这么烦心?最近好像没有让我的若雪头疼的事儿吧!”华忠书一脸好笑的说道。
“这个……唉!是一件很羞人的事儿,你看了之后别笑我。”虽然最初的时候本能的想要隐瞒。但是抱着自己的男人是着十年来和自己最亲近的人,梅若雪对他完全没有秘密。所以最后她还是决定坦白,就把刚刚藏好的书信交到了这几年唯一的情人手上。然后埋头在情人的怀里,红着脸不敢看他。
华忠书看着手里的信笺,脸色变了几遍,最后充满了戏谑和调笑的神情。看着满脸通红,根本就不敢看自己的爱人,爱恋的轻抚起她完美的身体来。
“我的好若雪,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连看我都不敢了?无所畏惧的秦国大公妃可不能做鸵鸟哦!”华忠书的手,隔着半透明的睡袍轻抚着梅若雪完美的丰臀说道。
听着情人语带调笑的声音,梅若雪在他怀中抬起头,成熟美丽的脸上满是抗议的娇嗔。这样的神情本应是年轻女孩儿做的,但是由梅若雪这个年近七十的成熟女性做出来,却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合适。在华忠书心里,她这样的神情,绝对比许多可爱女孩儿还要令人爱怜。因为这样的神情实在是太难得了,身为国家统治者的她,平时总是把自己包裹在刚毅坚强的表象下,把自己的另一面儿藏起来。这样难得的一面儿,即使是和她最亲近的自己也很少看到。
“人家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可是……人家害羞嘛!那可是我的亲儿子啊!”梅若雪娇嗔着说道。
看着梅若雪娇嗔的样子,华忠书忍不住的痴了。怀里的是自己的女人,不但和他有过多年的肌肤之亲,而且还生了自己的儿子。但是即使是同床共枕了多年,在自己面前尽展了淫态,但是他还是对她深深的迷恋。
怀里抱着她凸凹有致的完美身体,手轻轻的滑过她火红的过肩发、细长的柳眉、略带春意的凤眼、小巧精致的鼻子还有那吐出温热呼吸的红唇,华忠书忍不住的深深吻上了她的唇。在一阵热情的激吻之后,华中书呼吸急促的说道:“既然已经有了决定,那就尽管去做吧!我的若雪是勇敢坚定的女人,绝对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何况是让大家都幸福、开心的选择!”
看到华中书鼓励的目光,梅若雪眼中满是幸福的感动,再次送上红唇和他拥吻在一起的同时,伸手探向了华忠书的胯间,并慢慢解开了他的腰带。在激吻中,华中书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离开了身体,露出了他健壮的男性身体,当最后的内裤被怀中的成熟美女脱下后,那根足以令任何女人臣服、足足有26CM的鸡巴隔着睡袍顶在了梅若雪的胯间。
感受到胯间的火热后,梅若雪立刻解开了睡袍腰间的带子,轻薄的睡袍缓缓滑落在地后,露出了梅若雪那洁白的肌肤、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的完美身体。身前的男人是享用了自己多年的男人,梅若雪不用在他面前做任何的掩饰。一脸饥渴的躺在书桌上之后,对华忠书张开了双腿。被火红色的浓密阴毛隐藏着的诱人湿滑阴户,毫无抵抗的等待着眼前男人的采摘。
“中书!肏我!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奸我。以后,这个身体将不止属于你,会有很多男人和你竞争享用。”梅若雪一脸骚媚的对华忠书说道。
如果那些把梅若雪视为梦中情人的男人看到她如今的神情,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是梅若雪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展示过的。虽然梅若雪在人前从来不介意打扮的性感些,但是她飒爽的英姿、坚毅的神情,令不少人都认为她是禁欲主义者,除了前夫之外,没有和任何人上床过。有些人甚至猜测,梅若雪在床上的时候是一动不动的,床上功夫差的很。
华忠书也知道这些事儿,但是他没有向其他人解释过。和梅若雪上过床的男人不多,只有四个。她的丈夫华忠廉、华忠书、秦伟,以及她的公公华无涛。几个男人都清楚,梅若雪在床上非常的热情。不但身体敏感,而且对男人的要求从不拒绝。只要是她爱的男人,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其他人什么样儿华忠书不清楚,但是当他一脸忐忑的要求梅若雪舔他屁眼儿的时候,梅若雪毫不犹豫的就把脸埋进了他的臀间。当他一脸羡慕的说手下将领的老婆愿意喝他尿的时候,梅若雪就趴在了他的胯间,忍着呕吐的恶心,把他尿全都喝了下去。
看着眼前自己独自享用了十年的完美身体,华忠书激动的压了上去,挺立的粗大鸡巴对着那饥渴的阴户就插了进去。然后,“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开始在书房里不停的回荡起来。华忠书明白,身下绝美的身体,又要开始和别人分享了。但是他不在乎,只要身下的人依旧让自己享用就够了。
——————————————————————————————————————————————————
傍晚的夕阳中,我骑着宝马向西京城疾驰,视线中的巨城已经清晰可见。想到马上就要能见到母亲了,我的心中雀跃不已。在路上,我已经决定暂时不把自己的欲望告诉母亲了。我实在是不想让母亲因为自己的原因堕落。想通之后,我决定压抑心中龌龊的想法,和母亲做正常的母子。至于我心中的欲望……只能拜托我将来的老婆了!
我和秦兴到达城门的时候,时间刚好是中午。守门的士兵们看到我的之后,连连敬礼,不过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管,因为我必须全速奔向城中心处的大公城,因为妈妈为我准备的告别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在城门处放下马之后,立刻向大公城疾驰而去。身法全开之下,很快就进城、然后根据气息的所在找到了妈妈。进了房间之后,发现妈妈正一脸笑容的和汉娜阿姨为我准备着一会儿要穿的礼服。看到我进来之后,汉娜阿姨调笑的看了妈妈一眼之后就告退了。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汉娜阿姨轻轻的说了一句“好好表现吧!”
汉娜阿姨的话我没有深思,只是一脸赞叹的看着妈妈完美的身影。一身裁剪得体、把她成熟性感身材尽展的礼服穿在身上,深深的V字领把她一对儿美乳露出了大半儿,礼服的一侧开衩极高,都已经快到腰际了。可以想象,一会儿的宴会中,男人们的视线一定会集中在妈妈的美乳和修长的美腿上。在加上完全露出、甚至露出一点儿臀沟儿的背部,一会儿来邀请妈妈跳舞的人一定多的很。不知道大伯今晚会不会给其他男人机会,毕竟他现在可是妈妈唯一的男人。
看到我之后,妈妈脸上的红晕一闪而逝,眼中也露出了少有的羞涩,不过很快就被她掩饰了起来。看到一脸赞叹的我之后,妈妈自豪的走到了我的身前,然后把已经高出大半个头的我抱在了怀里。
“宗儿,你回来啦!”由于我不知的心情,妈妈的语调儿有些颤抖,不过语调中的开心是我无法感觉错的。
“嗯!我回来了!”回答的同时,我回拥着妈妈性感的身体。当手碰到妈妈裸露的纤腰时,我的呼吸不禁一阵急促。自从几年前开始,只要一碰到妈妈的身体,我的身体就会本能的渴望能占有怀里这美丽诱人的身体。
我的话音刚落,妈妈就捧起我的脸,然后在我的脸颊吻了吻。柔软的红唇贴在脸上的感觉,令我忍不住回吻了她。然后,妈妈拉着我坐在了旁边的软椅中,问起了我在边境的事情。在妈妈温柔的注视中,我讲述起了在边境的经历。除了和大嫂说的那些对妈妈的欲望之外,我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妈妈。就连骚扰大嫂、把对我开放身体的她送上了秦兴的床,然后被拒绝的事儿都说了出来。
“你这小笨蛋,你大嫂都同意了,你还把她送人,活该你现在还是处男。”妈妈一脸好笑的打趣儿着我道。
“妈~~~~你就别笑儿子了,我都后悔死了。下次看到大嫂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要是有机会,下次我绝对不会放过。”我撒娇似的扑在妈妈的怀里,脸贴着妈妈裸露在外打得柔软酥胸,一脸后悔的说道。
酥胸被我碰触的妈妈,脸上有些红润,不过妈妈并没有在意,反而把我搂得更紧了。
“成功了呢?再把你大嫂送到秦兴的床上?”妈妈捏了捏我的脸说道。
“嘿嘿!儿子这是为大嫂好吗!秦兴的床上功夫那么厉害,绝对能上大嫂舒服。”我一脸色色的说道。
“你这小坏蛋,就知道使坏。以后是不是连妈妈都要给送上秦兴的床啊?”妈妈娇嗔的说道。
听到妈妈的娇嗔,我的心中不禁一荡,秦兴和妈妈在床上纠缠的画面在脑中浮现,如果不是努力运功压制,我的鸡巴肯定会挺立起来。抱着我轻抚了一会儿之后,妈妈对我说道:“宴会就要开始了,洗个澡换身衣服去会场吧!妈妈等你。”
再次吻了妈妈的脸颊之后,我进了更衣室旁边的浴室里快速的洗了澡。在我洗澡之后,赤身裸体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对于我的身体,妈妈并不陌生,因为即使长大之后妈妈也经常为我洗澡。同样,我对妈妈的身体也很了解,自从当年撞破之后,妈妈和爸爸、大伯、秦伟叔上床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避开过我。直到我发现了对妈妈的欲望之前,我还经常和她一起洗。
原本妈妈看到我身体的时候,每次都会露出赞叹的神情,夸我迷人,以后一定能勾搭很多美女。但是今天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妈妈看到我身体的时候竟然有些脸红。在为我穿上衣服的时候,她的手甚至有些燥热。
穿号衣服后,我们一起向舞会大厅走去。在去大厅的路上,妈妈的一句话令我呆愣了好久。
“昨天……你大哥送来了一封魔法信笺。他……告诉了我你的烦恼!”说完之后,妈妈脸有些红的低着头。
妈妈的话听在我耳里无异于晴天霹雳,原本打算隐下欲望、永远不告诉妈妈,但是没想到她已经知道了。就在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妈妈接下来的话令我愕然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一会儿……我会带人去书房,你可以在密道里看着。”说完之后,妈妈拉着我就向前快步走去,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当我们到场的时候,宾客们已经全到了。场内为我送行的全是西京城里的贵族和官员,除了有重要任务的人之外,几乎全都到场了。看着眼前为了我要进首都就学而来庆贺的权贵,再想想前世我死了也没有几人关心的情景,我不禁感叹两辈子的差距。不过我此时对这些完全没有兴趣,脑中全是妈妈刚刚对我说过的话。
带人去书房做什么?我在密道里看什么?看完之后呢?一个个问题在脑中徘徊不去,心不在焉的和一个个上来攀谈的贵族子弟、千金小姐聊着天,事后,我不但忘了和他们收了什么,甚至连和谁说话都不记得了。
就在我脑中一片混乱的时候,舞会正式开始了。在优雅的音乐中,妈妈拉着我的手进了舞场中央,成了领舞的第一对儿。当我的手碰到妈妈裸露的腰肢时,心中一阵绮念升起。在众人的众人注视下和妈妈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的时候,妈妈轻声的和我说起话来。
“现在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想。一会儿看完妈妈做的事情之后再决定也不迟。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妈妈都不会介意,因为妈妈相信,我的儿子绝对不会伤害妈妈。”
在妈妈对我说话的时候,我们依旧在翩翩起舞。以我们的身体协调性,舞蹈对我们而言是轻而易举的。由于妈妈今天礼服的开衩极高,所以每当动作稍大的时候,她修长的美腿都会展露出来。由于妈妈实在是太诱人、平时又没有给其他男人机会,所以她的露出对男人们有致命的诱惑力。
感受到其他人盯在妈妈身上的视线,不但喜欢绿妻、还有绿母倾向的我,立刻有了想让妈妈露的更多的冲动。如果是平时,我还能忍住,但是妈妈刚刚的话根本就是在对我说“儿子,妈妈决定满足你的欲望。等妈妈做完之后你在决定是否淫弄妈妈。”一样。
如果我的欲望会对妈妈造成困扰、让妈妈难过,我自然是不敢纵欲,但是如果妈妈不介意、甚至是期待的话,我为什么还要压抑自己呢?在我怀里的妈妈虽然说事后再决定,但是她眼中的兴奋和期待告诉我,她非常期待能告别如今平静无波的私生活。